移動夢網✅✅✅

n2電子式,錯過了,就是一輩子!

淩晨四點鍾,看到海棠花未眠。——川端康成
  擡頭的瞬間,n2電子式看到牆壁上古舊挂鍾的時針已指向兩點。竟,又至淩晨。
  我放下手中疲累的筆,走到窗邊,輕輕地拉開滑窗,看到星河閃爍,仿佛一汪泛著銀光的湖水,恬靜卻不失靈動。在撲面而來的清冽的風裏,我伸展了一下疲倦的肢體,在這份冬晨特有的清冽中,我陡然一驚:時間的腳步竟如此匆匆,在它的步伐裏,年輕的世界正以我無法察覺的速度老去,老去……
  這樣安靜的時光,適合回憶。記得那天,你坐在深秋的夕陽裏,葉兒簌簌而下,獨成一處風景。我未曾告訴你,在你離開後,我摘下了一片染上暮色的秋葉,寫滿眷念……樹葉的紋絡不曾留下你的肖像。我想,次日清晨,它會挂滿秋霜,像冰做的風鈴,在風中歌唱,聲音嘶啞——如果我不曾把它摘下……
  “雲朵破碎,白色的鹿群被趨散,被殺戮,那黃昏已爲幼鹿的血染紅,我被這世界驚醒,卻見天空湛藍,如一塊寶石,黎明像一支蘆笛在唱”,我心甘情願入夢。夢中我化身白鹿,你提弓而立,在被幼鹿的血染紅的黃昏裏,我不曾躲閃,卻在黎明蘆笛聲中哭泣著醒來。我,只在逃離,無論夢境亦或現實;我,只身在南野,無論沉睡亦或清醒。
  牆壁上的挂鍾不知疲倦地與時間約會,它們以我追趕不上的速度在散步。窗外的燈光只獨自仰望星空,它和我一樣孤單,我揚起嘴角,轉身。回到桌前的我,拾起靜躺的筆,記載著我的年華——這一夜,又是無眠。我想,待我老去,我的歲月已成爲一本書,像檸檬,酸而不澀;像蘋果,甜而不膩。
  世界似乎都已睡去,沉沉地,不知醜時將過。此時的夜空,那位折翼的天使是否還在張望,尋找遙遠海域裏那只不曾挽留她的海豚?我知道,我不是轉身落淚的海豚,永恒地等待;我也不是痊愈後飛向天堂的天使,只在哀傷。在我的意識裏,我一直是一名孤獨的旅者,抓住每一個時機,定格時光。途中的溫暖我會留念。但我不願駐足,不會停留,“在路上”永遠是我最好的狀態,我在尋找那片三毛的撒哈拉沙漠。綠洲上,花開次第,駝鈴聲聲……撒哈拉的故事還在上演,而青春這場旅途,注定孤獨。
  像小提琴的奧地利的那座“時光回憶”,奏響著鐵器時代的文明,悠揚的琴聲終于將平原淹沒,翻卷成滾滾麥浪。我的回憶,欲上層樓,欲上層樓。聽著這個寂靜的世界,聽時間的腳步,我仿佛看到,世界上每一個角落裏的人們都在睡夢中老去,老去……或許會有那麽一天,我像高挂枝頭的枯葉,只寂寂地唱著自己的歌,靜待秋風將我卷下。
  終是,人在旅途,盈盈墨香裏,夢在遠方,而路在腳下。未眠的海棠只在堅守,夜深花未眠,掌燈賞紅妝,而日方生方死,花方開方敗,任何人留不住。但至少,它曾堅守,我曾等候。一無所有即爲拼搏的理由,青春是唯一的資本。十八歲的我,一無所有,正值青春。
  如果我是一朵花,開在深夜亦或淩晨,請你吹熄了燈火,不要爲我等候,不要爲我守護,因爲,我自會堅守……我仿佛看到。傾城的日光溫暖了遍地的流年,一擡頭,便尋找到了一片很高的天空。 

 曾經一直以爲,不管多麽深刻的愛情,都抵擋不了時間的沖刷,一直以爲時間是治療傷口最好的良藥,可是,卻忘了,有些人,有些事,有些感情,會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的在自己心裏越來越清晰。

三年多了吧,真的又是個三年多了,我還是習慣性的聽著那首;;去思念你,思念從前。習慣了每天早晨起來進入腦海是第一個是你,習慣了每天夜晚入睡最後個想的也是你,習慣了偶爾回憶一下我們的曾經,習慣了隔三差五的的偷偷的溜進你的空間,看看你的消息,看看你的一切,發現你空間有新歌了,又一篇又一篇的聽你愛聽的歌,然後又把自己來過的記錄刪除,聽你愛聽的歌,說你愛說的話,做你愛做的事。似乎只有這樣,我才覺得自己離你更近一點。

我承認,我想你了,可是,我沒有特別的想你,那種想念沒有那麽刻骨銘心,只是它像一縷空氣,隨時包圍著我,我用這種想念,支撐我所有的感情。

你過的好嗎?有沒有像我這樣時常想起我?瘦了嗎?長大了嗎?成熟了嗎?你,快樂嗎?幸福嗎?有很多想問你的話,可是,看見你給我的留言時,我呆了,你說了很多,問我過得好不好,你說你經常想起我,很多很多話,我也想問你很多很多,可是最終,我卻只回答了3個字:我很好。

每年我生日的時候,你都會准時給我留言了,你永遠都會記得我的生日,我卻不知道你的生日究竟是什麽時候?想起這些;一陣心酸!!!

是的,我還是固執的,倔強的,我常常想,如果時間能倒回,我當初仍然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分手,我仍然會爲你哭,爲你笑,爲你沉醉,我仍然會一邊唱著;;時一邊哭泣,然後抹幹眼淚,告訴別人,我啥事也沒有,我已經忘了你,我還是會慢慢的卸下所以的武裝,然後告訴全世界,我愛你,從始至終,最愛的仍然是你。最後再毫不猶豫的刪掉你所有的聯系方式。

當初你離開的時候,如果我肯挽留,如果我肯說句軟話,你一定留下,你問我爲什麽到這個時候還這樣固執,爲什麽不肯低個頭,說句軟話,然後你說,你走了,祝我幸福,我哭了,從你踏上火車那一刻,淚水就決堤了,我躲了起來,我狠狠的哭,狠狠的發泄,然後才搽幹眼淚笑著回了家,我是不允許別人看見我的軟弱和眼淚的。包括家人。你從來不知道那時的我有多痛,可是即使再痛,我也不允許自己低頭,因爲我的愛情,是有原則的,我有我你懂不了的驕傲。

是的,我沒有後悔,自始自終我都沒有後悔,我不後悔愛過你,不後悔最後沒有挽留你,沒有後悔到現在仍然念著你。一輩子,有這麽一個讓我念一輩子的人,有這麽一個讓我能不摻雜任何目的性的去愛的人,那麽也值了。以後的以後,也許這份思念會越來越淡,我已經結婚生子;可是仍然會在老掉牙的時候去回憶年輕時的自己,然後再想起,曾經,還有一個n2電子式最愛的你。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