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jztgoq"></acronym><select id="jztgoq"></select>
        1. <ul id="jztgoq"></ul><bdo id="jztgoq"></bdo><noframes id="jztgoq">
                      1. <dir id="1vfawx"><tfoot id="1vfawx"></tfoot><big id="1vfawx"></big><q id="1vfawx"></q></dir>
                        1. 首頁
                        2. 供求信息

                        天天中彩-暖冬

                          伫立在窗戶前,用氣呵出氤氲的霧,拭掉,望著窗外的棗樹,繁華早也不知哪去了,冬是來了吧!
                        手機的屏幕忽然亮起,熟悉的鈴聲在夜裏也另天天中彩一觸,是她……我記得這個鈴聲是爲她一個人而設的。
                        “喂,哥。”真的,那麽熟悉的嗓音,徹夜一顆平靜的心又泛起了陣陣漣漪。
                        “嗯,在呢。”
                        “哥,今年的冬來的有點早呢,記得多穿點衣服,別凍著了。好了,好晚了,快去睡吧,晚安。”
                        “嗯,晚……”話還在喉嚨裏,對面傳來了一陣嘀嘀的挂斷聲,她總是那麽急,輕笑著搖了搖頭。
                        夜裏的一段小插曲,又讓那顆平複下來的心蠢蠢欲動起來,此時又讓我想起和她的點點滴滴,心理不由得一陣歡悅。記得每年的冬天,自己總是體弱多病,感冒,發燒,這時就像所有肥皂劇一樣,她出現了,就像所有情節一般,從相遇到相識。身爲同學的她對我格外關心,給我帶藥,給我熱水袋,給我在冬天裏帶來一個又一個感動與暖意。
                        乃至于當她跟我說讓我做她哥哥時,我毫不猶豫的答應了她。就這樣,我們就成了“一對”,整天如膠似漆,按照同學的說法,我們又是一對陷入熱戀的男女。面對這些玩笑話,我們沒去辯解什麽,相信只要內心夠清白,我和她的關系也永遠只是那麽單純。那個冬天,天很冷,整天的溫度都只有零下的,我們兩人聽著對方呵出熱氣,搭聳著凍紅的鼻子發出的怪異聲。一起打雪仗,一起買CD,一起喝熱飲,那個寒冬如今想起溫暖如春。
                        就這樣又到了十一月,每每這個月,學校總會組織一次期中考試。考完之後,我再一次接到那個久違的號碼,今天的聲音並不像平常那般調皮,反而顯得疲憊不堪。
                        “哥,我考砸了,挂了好多,爸媽老師都不怎麽看我了……”說著說著,一絲哭腔也傳了過來。她的難受也讓我感到不住的心疼。
                        “好了,都過去了,不要想那麽多了,難道一次難就可以****你嘛?失敗了,站起來,下次考試中你拿回你所有的。”
                        “哥,可是我怕,我害怕下次我還會敗,我怕我會比現在還輸的慘。”哽咽的哭聲,斷斷續續的,令人更加心疼。她是個多麽不懂照顧自己的孩子,多想將她擁入懷中,任風吹彼此也是暖的。
                        “好了,別想了,晚了,去睡吧。”立馬挂斷電話,我不願在聽見她的聲音,我怕聽到那個憔悴的音會令這個冬愈加寒冷。
                        天,越來越暗了;風,越來越大了,冬,真的來了吧!
                        今年的雪不知何時會下呢?灰蒙蒙的天又被陣陣鈴聲劃破。
                        “哥,我想你了,怎麽辦?我想鑫,好想依她們了。”
                        “呵呵,不要緊,下雪的時候我帶他們來看你。”
                        “好呢,我等你們呢。一定要來,不要騙我呢。”
                        其實,我除了你,我早已失去了她們所有的聯系。手機的通訊錄裏她們不是停機就是空號,早也各自奔前途,現在怕也只能懷念了。
                        今年冬天,我還有你,陽光明媚。 

                        愛因斯坦在發現廣義相對論以後,曾經竭力在尋找一個理論,以使令人討厭量子論不再這麽隨意。我也曾經討厭那種基于統計學的偶然性,那個時候我相信世界是一部完美並且嚴格的機器,每件事物的存在都有其合理性。我對那些試圖要證明世界絕對准則的人和文章懷有很大的興趣。霍金預言2010年左右人類能夠發現絕對真理--數學上的,所以我也想看看他寫的這本通俗讀物。

                        我是一個奇怪的人,充滿矛盾。我希望上帝不玩骰子,可是現實教育我上帝就是個賭棍。

                        我喜歡時間這個概念。我認爲人存活依靠的是大量的記憶,而這些記憶在時間上看上去是離散的,不連貫的。(顯然,時間和空間都是物質--但物質被證明並不是無限可分的!我這個想法真可怕,我害怕會損害一切和空間時間有關的定理。因爲那些定理中,時間和空間都是連續的,是理想的數學狀態。好在霍金說,物質的不可分是因爲我們能提供的能量不夠大。)在數學意義上,我們走過的時間顯然是無限個點連起的連續直線,但我們卻只能存活在某些明確標出的點上。換句話說,那些被我們抛棄的點是時間的渣滓。每個人的坐標點不盡相同,但有些曆史事件卻顯著地成爲所有人或一群人存活的憑籍--那被茨威格形容爲聚集在避雷針尖的電荷。在霍金的描述下,因果關系明顯存在,但是被擴大到光速以內。這種寬容的宿命論帶給人無窮的遐想。

                        是不是會在某一天,所有的理論都被證明爲正確的?

                        時間作爲一個活動的直線軸看上去和沉靜的空間相異。其相異性在于--任何生物都倚賴時間,不論是一維、二維或者三維空間裏的生物。

                        對于宇宙的有限無界的概念,愛因斯坦早就想過。他用了一個很簡單的說法:能量應該守恒。如果宇宙是無限的話,能量會源源不斷地流失,于是熵必然減少--這在他看來是不可能的,盡管熱力學第二定理是一個非常局部的定理。唯一能夠保證能量守恒的概念就是宇宙是有限的,並且是無界的。四方上下謂之宇,古往今來謂之宙,這是先哲對宇宙作出的精准描述。

                        其實時間作爲一個坐標軸早就存在于每個人的心裏了。我們不論幹什麽事情,總會看看時間。關鍵在于,時間並非一個孤立的、自在的直線。時間和空間有同一個出發點,也有同一個終點。這就好比我們的地球,在引力場的作用下空間彎曲,並形成一個球面--沒有界限的球面。宇宙的無界也就是指我們生活在一個四維的時間--空間裏,這是一個四維的球體,球面是無界的。可憐我無法想象一個四維的球究竟是什麽樣子的。

                        按霍金的說法,其實有十維。這讓我浮想聯翩。我想到古代神話:九重天+時間。

                        另外,佛教說:三十六重天,十八層地獄。似乎與九有關的倍數都有很大的魔力。

                        書裏比較吸引我的令一個說法是“空間和時間變成動力量。當一個物體運動或一個力作用時,它影響空間和時間的曲率;反過來,空間--時間的結構影響了物體運動和力的作用方式。空間和時間不僅去影響,而且被發生在宇宙中的每一件事所影響。”

                        這段話看起來,似乎說得和全息論是一個道理,但是前面的光錐理論明顯和這個理論有矛盾。這是我感覺很困惑。

                        後來天天中彩才發現,光錐是從狹義相對論推出的;那段話是從廣義相對論推出的。

                        也就是說,從局部理論推出的定理也只適合于局部討論。這本書提供的不是終極定理,而是對宇宙的一種科學意義上的看法。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9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