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 id="bb7w6b"></b>
                              1. 首頁
                              2. 企業資質

                              手機抽獎活動-時間

                              初二的第二個學期他出了車禍,開學時沒有看到他。知道他出事時很驚訝,甚至想他是個好人怎麽可以出這種事。大家組織去探望他時手機抽獎活動沒有去,只怕自己去尴尬地站著無法面對。他再次出現在我們面前時正上著晚自習,教室裏安靜一片,他像往常一樣批閱我們的作文,很熟悉的場景。我時不時地擡起頭偷偷打量他,一次次地咧嘴傻笑:很高興他康複了回到我們中間來。

                              在過去有他的年月裏,曾和他孩子氣地在周五下午放學之後在學校的一側丟沙包;勞動課上,也有將鋤頭硬塞給他讓他鋤草自己在旁邊和同學還有他說笑的時候;他小小的庭院裏,我莫名其妙地毀過一次他養的花草;偶爾會問他關于語文這一科目的問題……這些大大小小的往事一直安安靜靜地待在我的記憶裏,每次想起都覺得溫暖如初。

                              現在的我們總有些弱智的想法,但這也是每個的必經之路呀!只是它的觀念需要我們自己去讀,去想,去參謀,去測劃,去思考,去……學習。但有的人有種依賴,想去尋找可以依靠的人,這個大概就是和所謂的情愛劃鈎了吧!

                              彼時的九月,擁擠的教室裏一群陌生卻興奮的人,他在做自我介紹並在黑板上寫下他的名字時我有一瞬的訝異:沒想過真能碰上他。是的,在此之前我聽說過他,只是名字,僅此而已。

                              木子李,李老師,想念你了。

                              我從來不是個學習成績優秀的人,也不乖巧,總是頑劣,不知道他對我的種種行爲心生厭煩沒。每每期末時領回學生手冊中他都很給面子地把我歸類于活潑可愛的行列,並不提學習不努力之類。我向來對他心懷感激,但具體感激什麽自己也不清楚,大概是因爲他讓自己覺得可以與別人對等,不那麽卑微。

                              時間逝去已久,終回不到過去,這些記憶慢慢沉澱,從心口開出一朵妖娆的花。如果可以,夢中仍希望坐在有他的教室的最後面,看著他左手拿著課本,右手捏著粉筆,偶爾比劃著,在黑板上寫下整齊的板書。

                              前些日子我在班群裏擬主題說要討論關于他的種種,然而大家沒有說什麽,我自好作罷,一個人沉默,回想過去有關他的時光。這麽久以來,我以爲我忘不了的事我都已忘得一幹二淨,唯獨剩他在我的記憶裏依然清晰。不管離開原地走到哪裏,我都還惦記著這個如同古時書生的他。

                              過去的我有些迷茫,我選擇了錯路,不小心墜落深淵。在深淵裏有我歡快的笑,也有我苦澀的淚。著他形形色色的面容;看著他連笑的側面;看著他對學習的迷茫;看著他對感情的理解和思緒。好想去爲他分擔,好想去幫助他,看著他沒有笑容的臉夾!……突然間……我知道,我錯了,我錯了,好離譜的錯。每個人的失與落會有它好起的時候,怎麽會需要末明的關照?只要他調節好了,笑容不是依然攢放麽?

                              別人的事,有他自己的處理方式,手機抽獎活動只用等待答案。這樣的方式不是最輕松的回音麽?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9 2001